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天色已晚天未亮-第六十章只願陪你這一世鑒賞


天色已晚天未亮
小說推薦天色已晚天未亮天色已晚天未亮
“是我!”
张居安沉声道,听到了何田刚才那粗鲁的话后他就已经决定把何田开除了,省得这个何田以后再用医院的名义来办事,败坏医院的名声
何田一听,发现是院长张居安的声音,脸色顿时一变,赶紧换上一副笑脸去开门。
“张院长,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坐。”何田一脸的笑容,仿佛刚才那些话并不是从他的口中说出的一样。
“进去坐就不用了,我可不敢打扰你这位爷,而且我们这个医院也坐不下你这位爷,你还是收拾好东西,然后赶紧走人吧。”
张居正没有感情地说道,如果没有何田刚才的那几句话的话他还有些惜才之心,但现在他可是一点留下何田的念头都没有了,留下这么一个人,迟早会给他的医院弄出什么丑事来。
何田听到张居安的这句话,脸一下子就僵住了。
“张院长,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虽然他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但他还是不甘心地问了出来。
“什么意思,这次你惹到了不该惹的人,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你也不能在这个医院待下去了。”
说完这句话后,张居安就离开了何田的办公室,只留下了停留在绝望中的何田,现在的他哪还不知道那个打了他侄子的人就是院长口中说的那个他不该惹的人。
都怪自己太糊涂了啊,一个身手那么好的人身份怎么会简单,他现在只有无尽的后悔,后悔为他的侄子出头,如果他不出头,那他就不会搭上自己的前途了,可是这一切都没有用了,世上并没有后悔药吃。
他呆呆地站在了原地,看着院长离去的背影,仿佛丢失了魂魄一般。
…………
舒静进了医院以后就直直地往秦民的病房走去,对于外面发生的事情她是一点都不知道了,现在她的心里只想着秦民,只想待在秦民的身边。
李倩因为和儿子刚吵了一架,所以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她很失落地坐在病房门口的椅子上,心里有种莫名的悲伤,为什么她的儿子就是不听她的话呢?
她实在想不明白那个舒静究竟有什么好的,值得秦民这样维护,值得秦民甚至与她这个母亲为敌,难道这就是所谓爱情的力量吗?
不过她可不会相信爱情,因为爱情于她而言,简直就是雾里云,是一种奢侈,在豪门之中,就算她和秦浩也是因为家族联姻才结合在一起的。
想着想着,她又想起秦民小时候听话的模样,那时候的秦民一脸的稚气,充满着童真,不管是开心还是不开心,总是会围着她跑,想让她抱。
可是现在,她却没有了抱他的机会,甚至就连说话的机会都变得少得可怜,想到这里她的心中更是滋味难名。
钱满因有事已经离开,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独坐门口,她伤感地用手抚着额头,想得有些出神,对着来来往往的人没有丝毫的意识,此时的她正沉浸在悲伤中,对周围发生的事毫无察觉。
就连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人向她这边匆匆走来,她都没有注意到,这个人在经过她的时候,趁她不注意,伸出一个镊子把她lv包包里面放着的钱包不着痕迹地夹了起来,然后匆匆离去。
李倩一点也没有注意到这个人,她依旧抚着头,闭着眼,想着她和她儿子之间的事情。
待她抬起头的时候,刚好看见舒静向她走来。
见到舒静,她的脸色顿时变得冰冷,并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舒静看到李倩,心里虽然有了准备,但是她心里还是有些忐忑,她也知道这个女人曾经害过她,虽然说最后没害成,但她的心里还是有恨意的,只是这个女人毕竟是秦民的母亲,所以她心中也还是有些忐忑,她不知以何种心态去对待这个女人,但这又是她必须要面对的,因为她想要和秦民在一起,想要和秦民在一起,那对他的母亲怎么能不理会呢?
想到这,她收拾好心情,让自己平静的说道:“我是啊民的女朋友,当然是来照顾他的。”
她的心里打定了主意,只要李倩不为难她,她也不必生气。
就算李倩为难她,她也不会离开。
李倩站了起来,眼里带着轻蔑,说道:“就凭你也想来看我的儿子,做梦,你还是请回吧!”
“那好吧,我不是来看你儿子的,我是来看我喜欢的人的。”
舒静见到李倩的这个态度也有些生气了,她毫不退让地说道,也不管她是不是秦民的母亲了。
为了喜欢的人,她不想再懦弱,不想再妥协,即使这人是她所爱的人的母亲。
她说这句话只是想把她不肯放弃的想法表达出来而已,可是这句话却是戳到了李倩的痛处,不是来看她的儿子,不就是说秦民不是她的儿子吗,难道眼前这人真的想抢走她的儿子不成?
“你这个贱人,如果你敢再纠缠我的儿子,我……”
司禮監 傲骨鐵心
“静,是你吗,你进来吧。”
秦民听到了舒静和他母亲在吵架的声音,心中有些烦躁,就打断了他母亲的话,把舒静叫了进来。
舒静听了秦民的话,立即停止了和李倩的理论,进入了病房,只剩下被打断了话,嘴唇还没闭上的李倩呆呆地站在外面。
舒静一进来就看到了坐在秦民旁边的洛雪,洛雪现在皮肤雪白如凝脂,美丽动人心,再也没有之前的那种黝黑,让舒静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看着恬静动人的洛雪,舒静心里有了一些异样的情绪,以前她看见洛雪还没觉得什么,现在她却看出了洛雪刚才看向秦民眼中的那种柔情。
“洛雪,你怎么来了?”
舒静开始对洛雪有了一丝防备,但她还是笑着向洛雪问道,因为洛雪是一个好女孩,她不想伤害这个女孩,更何况这个女孩还是和她一样喜欢着同一个男人,虽然这是她猜的,但凭她的直觉来说,她感觉不会错。
如果是其她的女人的话,她一定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但洛雪长得实在是太喜人爱了,一脸的善意,楚楚动人,让人生不起一点讨厌的念头。
“哦,是舒静姐啊,我来看看秦民哥,既然你来了,那我就先出去了,你们好好聊哦,秦民哥可是一直在念着你呢。”
说完她就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裙子就走出了病房。
舒静看着洛雪走出去的背影,也看到了洛雪转身时眼中的那一丝失落,她有些不忍,但她却没有说什么,因为喜欢一个人是不可以让的。
秦民看着还呆站在原地的舒静,不解地问道:“我的小宝贝儿,你怎么了?”
“没什么。”舒静回过神来,走到秦民的身边坐了下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放心吧,还死不了呢。”秦民伸手摸了摸舒静的头发假装随意地说道,一点也没有关心自己的伤势,眼中只有柔情。
“呸呸呸,百无禁忌,什么死不死的,不要乱说,我不准你说这种话!”舒静不再想洛雪的事情,有些不满地嘟着嘴说道。
“好好好,不死就不死,那我就陪你一直活一直活,活到不想活了还要活,活到比永远还永远,行了吧。”
秦民伸出手温柔地拨开了舒静额前的刘海,把她的头发往耳边拢了拢,露出了舒静那精致的脸庞。
“哪有那么久的时间给我们活,我只愿这一世能够和你在一起,这一世能和你一起白头我就心满意足了。”
舒静抬起头看着秦民,眼中也涌起了无限的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