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旅行貓咪,開局送來響雷果實-【鎖】 該章節已被鎖定讀書


旅行貓咪,開局送來響雷果實
小說推薦旅行貓咪,開局送來響雷果實旅行猫咪,开局送来响雷果实
“没想到此子的实力如此恐怖,真是隐藏得够深啊。”
风君昊脸色有些难看,“看来二虎十有八九就是他杀的,一个普通人去得罪武师,死有余辜。”
“少帮主……..这江城在我们的地盘这么嚣张,还不识抬举,就这么放过他吗?”
方胖子快走几步,跟上了风君昊的步伐。
表面上他是为帮派着想,实际上心里乐开了花,这样一来,二虎的事就没了定论,自己这集市管家的位子也就坐的稳了。
“不然还能如何?”
风君昊冷笑了一声,“现在正值乱世,咱们清风帮能自保就已经不错了,如果再去得罪一名武师,无异于是玩火自焚。”
“而且刚刚太白武馆来的二人有透露出一些消息,这江城应该是靠着毒药才有的如此修为,只不过是个药罐子罢了,成不了什么气候,等他自生自灭就好了。”
“习武本来就很伤身体,他不仅不补,还用毒强行突破,武师之路到这也就到头了,不足为虑。”
风君昊不知是解释给方胖子听,还是在自我安慰,想通了其中关键后,压在心中的石头轻了不少。
……….
太白城。
梁非凡与马飞在路上搞了一辆马车,终于是在天黑之前回到了太白武馆。
此时梁非凡的头发已经重新用发箍捆绑好,又恢复了那副桀骜不驯的样子。
站在武馆门口,二人神情都有些不自然。
马飞叹息了一声,说道:“这江城隐藏的太深了,他实力恐怕已经有二品了吧,这修炼才短短几个月,就能有如此成就,话说毒药就这么好使吗?”
“不要在提他了,今天的事就烂到肚子里,他实力是强没错,但武师比的是长久,而不是昙花一现,谁笑到最后还未可知。”
梁非凡傲然道,虽然被江城驳了面子,但他更害怕习景山知道后把江城收为核心弟子,威胁到他继承人的位子。
“说的也是,再强也只不过是旁门左道罢了。”
二人又在门口商议了下说辞,便走入了大厅。
……….
大厅内人来人往,比之前热闹了很多,看来有不少之前的弟子都被传唤了回来。
但是这个数量远远没有达到习景山的预期,他的脸色有些难看。
“报告师父,雨花村的王师兄说家中有事,暂时无法离开………”
“李家庄的李左师兄也是说家中有事,走不开,所以……….”
“我此行去找赵师姐,但她家旧址已经荒废了很久,人搬去了哪里不得而知………”
不少弟子回来复命,但大多带回来的都是坏消息。
没等习景山开口,一旁的左文斌就率先冷哼了一声,“哼,搬家的暂且不提,但明知道武馆有难,还借口推辞的人,等战乱结束,我一定会亲自上门拜访!”
柒月星火 小說
习景山在一旁叹息道:“唉,罢了,看来我如此看重的师徒之缘,在他们眼中只不过是场生意罢了。”
这话一出,不少人都翻起了白眼,这能怪别人吗?你这武馆开着不就是在做生意?
在太白武馆吃喝住行要花钱就算了,平时还要给些银两上下打点,不然就会给你小鞋穿,而且武馆就属这习景山最贪财。
现在说这些话,真当大家是傻子了,现在之所以还有人留在太白武馆,大多是想趁着战乱捞一笔钱,再加上担心这老东西秋后算账。
“咳咳,”习景山将众人的表情看在了眼里,摇了摇头说道:“这次太白城的城主给我下了死命令,要求我们武馆必须要派出十名一品武师,一名二品武师,你们谁愿意主动领命?”
说完这些,习景山像是瞬间老了几岁,“剩下的人留在这里,陪我一起守护武馆。”
台下的众人面面相觑,都不愿意当这出头鸟。
说的好听是随军,说得不好听就是给军队当炮灰,谁不知道平阳国的士兵凶悍无比,而且军内有着很多武师。
这军中的武师可是实打实厮杀出来的,跟他们这种只会打木桩的花架式可不一样。
充充数还勉强可以,真要是打起来,那绝对是送死。
见没人说话,左文斌坐不住了,他走上前来,大声喊道:“师父,弟子身为大师兄,必一马当先,为师父排忧解难!”
“好!”
习景山满意的点了点头,左文斌是他看着长大的,虽然天赋一般,但十分刻苦,而且对他绝无二心。
“大家都垂头丧气的干什么!”
左文斌大手一挥,“那平阳国的士兵不过是胜在数量上罢了,咱们明国的大军马上就要到了,到时候配合上城内的力量,消灭他们是轻轻松松的事,此次正是我们武馆扬名的机会,大家练武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出人头地吗!”
不得不说,左文斌煽动气氛的确有一手。
这些话一说出口,不少人都开始蠢蠢欲动,正所谓乱世出英雄,谁不希望做这个英雄呢。
“算上我,我跟随大师兄一同前去!”
梁非凡喘着粗气,大声吼道,左文斌话音刚落,他就第一个站了出来。
“好,不愧是我们太白武馆的接班人,竟能有这份气魄和胆识!”
大师兄激动地拍了拍梁非凡的肩膀,将他拉到了自己身边,生怕对方反悔。
习景山在一旁点了点头,捋了捋自己花白的胡须,自己果然没看错这小子,关键时刻还是派的上用场的,只是以他一品武师的实力,此行恐怕……..
看着大师兄和师父赞许的眼神,梁非凡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嘴巴都咧开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有什么喜事。
一旁的众人自然知道其中凶险,看向梁非凡的眼神中充满了嘲讽,终归还是年纪太小了,什么东西能有命重要呢。
在梁非凡跳出来后,迟迟没有人肯站出来,最后习景山只能是许诺了好处,这才勉强凑够了人数。
……….
报告首长,萌妻入侵 小说
此时。
太白城外的一处山泽之中。
一缕缕直上的炊烟从一处山坡升起。
只见山壁被巨力硬生生砸出了一处深约数十米的洞窟。
洞窟开了条小缝,隐与山野丛林之间,不细看完全发现不了。
内里一条宽敞的通道七扭八拐,两侧分布着数个房间。
在一处堆满了柴火的房间内,一名看起来不到三十岁的少妇在灶台边忙碌着,她身材高挑,行动似乎有些不便,看来是不适应脚下的高跟鞋。
女人乌黑秀丽的长发盘着,精致的瓜子脸,肌肤白皙,脸上戴着没有镜片的黑框眼镜,全身都散发着成熟水蜜桃的味道。
白色的紧身衬衫将玲珑有致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凸出来的最少也有个D,随着女人的忙上忙下,险些呼之欲出。
下半身是一条黑色的紧身包臀短裙,十分暴露,女人只得时不时地向下拉一下裙边。
尤其是那双被黑丝套住的修长双腿,在昏暗的洞穴中格外刺眼,配合上极品身材,尽显诱惑。
只是与这洞穴的环境有些不搭,极具反差感,让人血脉偾张。
“小江爷,饭马上就要做好了,准备过来吃了。”
女人挽了下脸颊的发丝,回头对一个男生说道。
“好,我去叫玄薇进来。”
告白游戏
二人正是从村里搬来大山的江城和姚曼云。
这洞穴是江城自己用了三天的时间开凿出来的,不仅有多个房间,还设置了厨房和厕所。
房间的位置十分讲究,避开了洞口的同时,还不影响通风。
除此之外,江城还在最深处开凿了一道后门,方便发生意外的时候撤离。
这洞穴内的环境冬暖夏凉,比起小山村破旧的木屋要好上不少。
“曼云姐。”
江城从后面偷偷抱住了姚曼云纤细的腰肢,露出了可怜巴巴的表情。
“啊,你干什么啊,别让玄薇看到了。”
姚曼云被江城突然的“偷袭”吓了一跳,面色微红,因为江城的双手已经不老实起来。
“曼云姐,这两天练武好累啊,要不要等下帮我按一下……..”
“好,晚上让你舒服一下,”姚曼云媚眼如丝地瞥了江城一眼,“明天我可以换一身衣服吗,这一套有些紧了,穿着不是很舒服。”
说完,姚曼云挣开了江城不老实的手,拉了下包臀裙的裙摆。
江城看向了姚曼云,大概是因为屁股大过肩的问题,只要姚曼云一动,包臀裙就往腰部滑去。
“不行,这一套必须要穿一个星期,没我的允许不能换!”
江城故意板着脸说道,在深山里无聊得很,江城除了修炼外无所事事,只能靠姚曼云打发时间。
这段时间他戒指内的小衣服基本上被姚曼云试了个遍。
“娘,娘!”
就在这时,洞穴外传来了姚玄薇清脆的声音,“娘,大哥哥,刚刚我在外面看到了很多人呢。”
“这荒山野岭的哪有人,小孩子别瞎说,快来吃饭了。”
姚曼云白了姚玄薇一眼,继续在灶台上忙碌着。
江城眉头微皱,他听力出众,隐约从外面听到了嘈杂的声音。
“你们先吃,我出去看看。”
……….
江城从山洞摸了出去,走了大概几百米,在前方小路上看到了一支庞大的队伍。
十几匹骏马排成了一排,每匹马身后都拉着马车,上面载满了货物。
而后面跟随者的人更是排长了长龙,风尘仆仆,江城粗略估算了一下,最少也将近百人。
“这些人看起来不像商队,更像是逃难的。”
看着其中不少人拖家带口,上有耄耋之年的老者,下有嗷嗷待哺的婴儿。
江城绕了一大圈,从队伍的后面追了上去。
在江城刚准备走过去询问的时候,一名看起来德高望重的老者大声说道:
“诸位,诸位!”
“咱们此次从太白城外出避难,短时间内应该回不来了,大家以后要相互扶持,共渡难关啊!”
“此行穿越山泽,大概需要半个月的时间,大家路上小心点毒蛇和猛兽,安全第一。”
本来想上前的江城停住了脚步,从老者的喊话中他了解到,这些人是从太白城逃难至此。
队伍末尾一对夫妻模样的男女满脸愁容,“咱们走的时候平阳国士兵就已经打过来了,现在不知道城里怎么样了,咱阿妈走不动路,留在了家里,不知道还能不能……..”
“唉,这该死的平阳国,希望他们能有点良知,放过城里的百姓。”
“别说这么丧气的话,”一旁过来一个抱着孩子的大妈,“咱太白城的将士们也不是吃素的,不可能这么轻易地让他们攻破城门!”
“嬢嬢,你应该是知道的吧,明国的增援一直没到,只靠城里那点兵力,怎么敌得过平阳国上千铁骑,依我看,太白城是没了。”
……….
与此同时,太白城。
城门紧闭,外面传来了令大地震颤的铁蹄声。
“是平阳国的杂碎们!”
“敌人来攻城了!”
“快,快上城墙,拉弓备战!”
城内瞬间大乱,一名将士手中拿着长枪,怒吼道:“全员戒备,准备迎敌!”
瞬间,喊杀声夹杂着擂鼓声,充斥了整个太白城。
城内留守在家的百姓人心惶惶,躲在家中瑟瑟发抖。
嘭!
突然,一声巨响。
紧闭的城门被攻破。平阳国士兵的士气大涨,怒吼着从门洞里冲了进来。
罪孽新娘(境外版)
瞬间,哭嚎一片,太白城士兵基本上是被一边倒地屠杀。
……….
江城得知平阳国的士兵已经兵临城下,便回山洞嘱咐姚曼云不要外出,一个人朝太白城摸去。
现在太白城人人自危,正是浑水摸鱼的好机会。
等江城赶到,天已经有些昏暗。
不仅城门被破,城墙也多处倒塌。
不少地痞流氓趁着战乱出来打家劫舍,而太白城的士兵所剩无几,只剩了数十人在苟延残喘。
江城大摇大摆地走在城内,将身上的气血激发到了极致,不少人见到他都绕着走开。
江城径直朝乾坤医馆走去,不知道那医馆的老头死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