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迷案追兇笔趣-第三章:秘密任務?推薦


迷案追兇
小說推薦迷案追兇迷案追凶
听到沈若山有些严肃的话,我顿时有些心惊胆战,估计这就是创伤后应激障碍吧。
我坐在直角沙发的另一面,和沈若山保持着距离。
沈若山拿起桌子上的烟盒,取出一根丢给我,又取出一根自己点燃。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说道:“我和你说说叶云的事情。”
惡女的二次人生
听到这句话,我的身子猛地一颤,刚刚拿起的香烟瞬间掉在了地上,我抬起头,眼神有些颤抖,怔怔地看着他。
这么久以来,我终于从沈若山的口中听到了这件往事,特别是听到了叶云的名字。
我愣住了许久,这才回过神来,连忙伸出颤抖的手捡起掉在地上的香烟。
沈若山一改之前端坐的姿势,靠着沙发的椅背,眼神飘向天花板,一时间有些出神。
我怔怔地看着他,点燃了手中的香烟,缓解内心五味杂陈的情绪。
(C98)Unagifuto 07
“叶云还活着。”沈若山直接开口说道。
短短五个字,却让我全身瞬间没了力气,瘫坐在沙发上。
我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全身肌肉都在颤抖,这五个字,虽然一直都刻在我的心里,但我是多么希望这句话能从别人的口中听到啊。
“所以……叶云的失踪……其实你是一直都知道内幕的……”我用力咽了一口唾沫,想要平复自己的心情。
但现在,一切都是徒劳,任凭我如何努力,也控制不住颤抖的内心,还有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
最后,我发出了一个非常颤抖的声音。
沈若山用非常缓慢的动作点了点头,他的眼神有些飘忽,我在他的表情上看到了他的内心世界。
他的心中也是百感交集,即便有再多的复杂情感,也终究被警察的职责所盖过。
“其实六芒星这个犯罪组织,早在咱们侦破6·25跨境集团走私案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崭露头角。他们用东南亚的降头术为核心,迷惑众人,扩大自己的势力,为日后自己的犯罪计划打下基础。”
沈若山说完,长长叹了一口气,这才继续说道:“而且我怀疑,6·25跨境集团走私案的背后,也是有六芒星犯罪组织的身影的,而且很有可能是六芒星犯罪组织进行帮助的。所以……”
“所以,叶云是出境做卧底了吗?”我认真地问道。
“可以这么说吧,我把叶云的档案和资料全部清除,给他安排了一个新的身份。这个行动早在6·25跨境走私案收网行动的半年之前就已经在着手安排了,正好借助那次机会,让他出境,尝试和六芒星组织建立联络。”沈若山淡淡地说道。
听完之后,我才发现,手中的香烟已经燃完,烟灰落了满腿。
但我总觉得不对,可一时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这个卧底行动是不是有些过于草率了?
还是到目前为止,沈若山只能和我说这么多?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叶云去卧底的事情,就只有沈若山自己知道。如今算算,这件事已经过去三年多了,如果叶云想要和我们进行联络,也只会和沈若山单线联系。
可是那次我接到的境外匿名邮件是怎么回事呢?
邮件的内容是一张模糊的照片,照片里隐约可以看见一个六芒星的图案,没有任何文字,只有长篇的乱码。
我尝试用各种办法进行破译乱码的内容,但最终也是只破解了其中很短的一句话,内容是七宗罪的内容。
我一直都以为这个匿名邮件是叶云发给我的,但由于太多的信息没有被破解,我也不敢太肯定。
可如果是叶云,那么他去做卧底,是不可能和我进行联系的。
如果不是叶云,那么是谁在境外给我发送关于六芒星组织的信息呢?
即使成为大人
奇怪,太奇怪了?
重生麻辣小军嫂 小说
“阿沐?”沈若山见我一直没有说话,盯着茶几的一角发呆,呼唤了我一句。
“啊?”我猛地回过神来,将手中的烟蒂扔进烟灰缸。
“你在想什么呢?”沈若山死死地盯着我,眼神很是锐利,让人不敢和他对视。
“没,没想什么。我在想,叶云去卧底到现在,也有三年多的时间了,他带回来了什么线索?什么时候能归队呢?”我定了定神,认真地说道。
沈若山慢慢收回目光,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他的任务,就是追查六芒星犯罪组织,找到这个组织的核心,以及创始人和头目。最后配合警方,将六芒星一网打尽。”
我点点头,沉声说道:“没错,六芒星就是一个为了犯罪而犯罪的组织,而且他们用近乎于洗脑的方式,放大人们心中的仇恨,教唆他人去犯罪,并且给他们提供犯罪帮助。如果不能从根源挖出六芒星,单凭一起一起的案件去调查,是非常困难的。”
“是啊,这件事,就是我上次对你说起的那件没有完成的事情。等这件事情完成了,我也就可以退休了。本来这件事我还没有准备这么早告诉你,我已经时不我待了,特别是这次住院之后,我愈发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大不如前了,真怕哪天……”沈若山说着说道,长长叹了一口气。
“师父,别想太多,不会的。现在的医疗水平这么发达,只要积极治疗,保持乐观心态,就不会有事的。”我笑着对他说道。
“阿沐说得对,你总这么胡思乱想的,没病也能吓出病来。”师母端着一盘水果走过来,沉声说了一句。
随后,师母拿出一个苹果递到我的手里:“阿沐,吃个苹果,菜在锅里呢,还得等一会。”
“谢谢师母。”我笑着接过苹果。
“那你们继续聊吧,我回厨房了。”师母说完,又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道:“阿沐,多陪他聊聊天,他的倔脾气,也只有你说话他才听。”
师母走后,我们继续聊起了这件事。
荒潮和朝云的神户漫步
“这几年来,六芒星不断犯罪,也被咱们打击了不少次。不过随着叶云的调查,我对六芒星的了解程度不断提升,而且,我发现了一个重要的事情。”沈若山说着说着,忽然一皱眉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